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劍卒過河 惰墮-第2482章 錦繡花節分享

劍卒過河
小說推薦劍卒過河剑卒过河
云岭国,岁末城。
每三年一度的锦绣花卉大会即将在这里举行,这让这座在锦绣大陆城市体量中最多不过中小规模的小城,这段时期内就变成了一个繁华的花城。
锦绣大陆十分的巨大,国度上百,正处于一个界域最兴盛的时代;虽然战争纠纷就从未在这片大陆上停止过,但相对来说,大都是国与国之间的边境之争,庎廯之痛,不伤大局。
整个大陆发展至今,各方势力联盟早已趋向稳定,国与国之间也绝少再出现那种灭国扩张之战;都有自己的圈子,牵一发而动全身,谁也不想冒天下之大不韪而发起大陆之战,这是历史的潮流!
当然,这样的潮流就总是循环的,歌舞升平,国泰民安,这样的格局下必然会滋生无数的暗疮,然后再通过战争或者瘟疫的方式来解决问题。
每过千数年,就总会这么轮回一次,也就形成了规律。
根本原因就是,兴旺发达带来了人口繁荣,人口繁荣引发无数内在矛盾,土地粮食阶层斗争……然后在自然规律下,一个界域能养活的人口数量总有上限……
现在这个阶段,正在向上限进发,矛盾初显,但还没到爆发阶段,就是最后的繁荣!
云岭国,在锦锈天地诸国度中就是个撮尔小国,地势既不险要,民众也不粗犷,偏居一隅,一个很没有存在感的国家,也正是因为这样,其在历史中的和平年代就要远远超过其它那些在大陆上呼风唤雨的大国强国,需求不一样,有风光就有险恶,也是各取所需。
因为地势的原因,这一点从云岭国的岭字上就可略见一斑,这里就是一个丘岭之国,四季如春,风景优美宜人,在本来就气候很好的锦绣诸国中是出了名的度假胜地,也因为其从不参与大陆争霸而逐渐变成了一个永久中立之国!
当然,没人能保证你中立的权利,碰上疯子或者大陆战争打红了眼,所谓的中立也就不值一提。
因为四季如春,这里就是花的海洋!拥有全大陆最齐整的花卉体系,争奇斗艳,百花竞放。
也因为是盛世年景,也就多了很多赏花之人,当人类远离了战争,解决了温饱,就开始追求精神上的享受,有无数的方向,花卉就是其中的一种!
和其它需要雄厚财富才能支撑的爱好相比,花卉就显得更加的高雅,卓尔不群,至少,一个爱花的人就一定是个热爱大自然,厌恶战争的人,尤其受到文人士子的追捧,也顺带引起一拨文学上的风潮,诗词散文。
就是雅会。
因为地处丘岭,这样的地势就很难建立大型城市,哪怕是现在岁末城这样的中型城市,其实从整体格局上来看也远远没有那些平原特大型城市规模那样的集中,而是零零散散的,整个城市就是有九个小镇组成,各自依山而建,鳞次栉比,也别有一番风味。
在丘岭中的建筑,二,三层吊脚小楼是常态,平房也不少,屋顶都染得花花绿绿的,在夏末的深绿中,从天空上看下来就仿佛一副顽童的泼墨之作,随意中透着自然和谐。
我的師門有點強
星际系统之帝国崛起 小林花菜
当然,是从闲散飞过鸟类的视线中,而不是抱着一砣金属死活不放的守财奴的眼中!
岁末有九镇,各依花上名!
曉月大人 小說
牵牛镇,龙胆镇,马蹄镇,苍耳镇,孔雀镇,鹅掌镇,报春镇,令箭镇,石斛镇。
都是各以一种花草为名,不在名贵,而在象征。
就是三色牵牛,蓝玉龙胆,穿心马蹄莲,苍山虎耳草,帝冠孔雀葵,鹅掌柴荞,林芝报春花,令箭茶花,蝴蝶石斛。
这里,就是花的海洋!有最合适的气候,最好的土壤,最懂花草的花匠!
每次的岁末花会,当地花匠都会嫁接培植出各种各样的崭新品种,以备远来的客人门挑选。
这里也没有那种真正的大会集中模式,其实整个花会期间,各种稀奇古怪,争奇斗艳,都在九个小镇中,在大街小巷的数千家花圃花房中,客人们如果有兴趣有耐心,如果能转遍整个岁末城九镇的大小花房,自然就会有无数的惊喜。
没有吆喝,没有比拼,没有高低上下贵贱,花草之爱,只在一见钟情!
去谈价值,那就俗了,于这花都之城绝然不配,就是现下岁末的风气所在!
来的客人中,主要由三部分人群组成。
一是各地的花商,来自皇家商家大富之家,需要有最美丽花卉点缀的地方,这是解决温饱后追求精神享受的产物,一般人家也是玩不太起的,谁会为了一株心仪的花草而不惜远隔万里的跋山涉水?就当地的花草市场就能解决问题。
二是文人墨客,才子佳人,也是有经济实力也有空闲时间的,把这里当作一个诗会词会文会,借花扬才,以才宣花,也算各得其所。
三来就是岁末附近的普通民众,借着地利之便过来大饱眼福,因为这里有锦绣大地最优秀的花匠,永远引领着大陆的花草风向潮流。
不是说只有在花节上才能培育出新奇的花草,其实任何时间来这里,你都会找到属于自己的收获;但花卉培植这种事,非一朝一夕可以完成,总要考虑花卉的稳定,颜色搭配,易于养成等等无数专业因素在里面,最后才能推出一株能经过时间考验的,并能稳定培育的,不会养几代就从名贵花草变异成路边喇叭花的品种。
在漫长的时间中,逐渐形成了每三年一次岁末花节的习俗,一直流传至今,习惯成自然。
每到这个节日,岁末九镇数千家花圃花房都会推出自己在这数年中精心培育出的新品种,以供花客们品评。
各花入各眼,何必问来人!
不同的品种,又哪里能拿出来比个高低了?
你能说红花就一定比黄花美丽?大花就一定比小花珍贵?
虽然没有系统性的引导,但岁末的花匠们还是心照不宣的从不举行排行,这也是普通人的智慧,他们知道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