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蓋世 txt-第一千七百二十七章 太始的饋贈展示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盖世
歧幽星域,外域天魔掌控的星空领地。
一身紫金衮龙袍,身形高大魁梧的龙颉,以人之体态坐在冰天雪地中,他腹部伤口已愈合,却依然有剑意流转。
微小的剑光,还在他龙躯中游荡着,仿佛还想持续破坏他的肌体。
“林道可!”
龙颉咧开嘴状若疯狂地大笑起来。
他突然现出蔓延如金色山脉般的龙躯,片片龙鳞咔咔作响,“哈!啊哈哈,他林道可竟然杀不了我!”
轰!轰隆!
这个酷厉冰寒的世界,以前本是极寒天魔的领土,远方暗藏着“寒渊口”,现在变成了钟赤尘的活动地之一。
在一望无尽的冰面上,钟赤尘立在冰窟窿口,正在苦思着什么。
眼看龙颉展露黄金龙的躯体,虚空中摇头摆尾,将整个世界照耀为金黄色,钟赤尘轻声笑了起来。
他果真没看错龙颉。
经此一战后,龙颉的血性被林道可给激发,龙魂深处被林道可烙下的恐惧印记,仿佛随着林道可的那一剑爆灭了。
龙颉安然无恙以后,他腹部的小伤口,还故意留有林道可的剑意。
他在感悟那道神奇剑意,还让剑力发酵,再时不时地刺痛他一下,好更深刻体悟伤害带来的感觉。
龙颉借助林道可之剑,砥砺他的龙躯,增强他的信心。
“待我穷极黄金之身大成,即使没七彩老祖你一旁压阵,我也不怕他林道可!”龙颉嗷嚎道。
歧幽星域和湮灭星域相隔不算遥远,生活着很多天魔的部族,还有一座神魂宗的“星河渡口”,很适合他和钟赤尘活动。
“你现在要将龙躯反复淬磨。”
钟赤尘仰头看着他,搓揉着因寒冷而僵硬的脸庞,说道:“其实你该在灰域的。我总担心虞渊那小子,还有别的阴损算计,所以才领你来此地。”
一说到虞渊,耀武扬威的龙颉,又突然颓丧起来。
呼!
他又化作头生龙角,面容和肤色都为紫红的魁梧老者,飞逝到钟赤尘旁边,道:“七彩老祖,难道我们真就摆脱不了他?他如今还是自在境,等他更进一步,晋升为至高元神,我们龙族还有出路吗?”
“暂时,他的敌人更多。”钟赤尘也感到苦恼,明知拿虞渊没办法,还是要安慰龙颉,“不必着急,等灰域的幼兽成年,等妖凤和阳脉的结果出来,我们兴许就有机会了。”
龙颉唉声叹息,“我知道我将来不怕林道可,可他的话……”
“他将我们龙族毁过一次,一定毁不了第二次!”钟赤尘轻喝。
“那可不一定哦。”
太始的轻笑声传来,他横渡星河飞落于此,潇洒地望着龙颉和钟赤尘,说道:“你们龙族乖一点的话,应该还是能活的不错。但如果你们觉得,你们还能成为浩漭的霸主,我劝你们就别做梦了。”
“你应该在千鸟界,而不是这里。”钟赤尘皱眉。
“我们不急了。”
太始淡然自若,和钟赤尘、龙颉挨着,落于那冰窟窿处,对龙颉说道:“你的穷极黄金之身想大圆满,其实还是有捷径的。”
龙颉的心脏骤然速跳,“此言当真?”
“当真。”
太始取出一个花纹精美的铁盒,随手就递给了龙颉,“此物,是神魂宗在众多星空禁域采集的五行之精,还有许多你那老祖宗,在外域星河留下的秘银和黑金。”
“哪个老祖宗?”龙颉一呆。
铁盒一出现,他龙心的跳动又快了数倍,他瞪着太始递来的盒子,有心一把抢夺过来,又担心有诈。
他焦急地不断去看钟赤尘,“七彩老祖?我,我感觉到了!”
已经不需要太始解答,通过龙心的异常,他就知道太始手中的铁盒内,还存着远古黄金巨龙的藏物!
而不是那头老泰坦棘龙。
“你们神魂宗找到了?”钟赤尘也突然振奋了。
远古时期的那头黄金龙,在浩漭沉落之前,也学着老泰坦棘龙打造他的天外行宫,弄出了一方藏宝秘地。
这件事,钟赤尘其实是知道的,可具体位置他却不清楚。
因为,同为龙族的龙神之一,他有相似的癖好,也是出了名喜欢收集奇珍异宝。
那位龙族的老族长,暗地里防备着他,怕一旦给他知道位置,就被他给洗劫了藏宝,所以一直瞒着他不说。
他重获新生以后,为了帮助龙颉迅速成长,也在天外搜寻过老族长的秘地,但他并没能够找到。
而天外的神魂宗,居然找到了老族长的藏宝之地,还将里面能够助龙颉再次蜕变之物拿到,并呈现给了龙颉。
太始想要什么?
“想要就拿去嘛。”
太始硬塞到了龙颉手中,满脸堆笑地说道:“反正你们龙族呢,也逃脱不了虞渊的掌控,注定是要被他给束缚的。”
握着铁盒的龙颉,激动至极的那颗龙心,因太始这句话沉重了许多。
“你们老族长的老祖宗的老窝,都被他给一锅端了,就凭你们两个龙神,还能翻了天不成?”太始哈哈大笑,指着钟赤尘说:“你既然那么聪明,应该早就能看出,这一世的他只会超越第一世!”
“在他的这一世,你们远古时的五位龙神联合起来,都不能对他构成威胁。”
“我真的不担心你们。”
太始大笑着在钟赤尘阴沉的目光下远去。
……
灰域。
“还有他的痕迹在此方天地。”
虞渊出现于开天耀星,皱眉对深渊巨蜥、溟沌鲲说,“他的一道灵魂,寄托在黎会长身上,去了浩漭的地下世界。”
老蜥蜴面色如常,“和我无关。”
影族的奥卡菲娜则陡然变色,“什么?他,他竟然还有灵魂?那我说的那番话,对他的不满,他岂不是能知道?”
“浩漭,地心之火,源魂。”溟沌鲲低喝。
“妖凤对深黯星域的入侵,已经正式吹响号角了,你们几位有什么想法吗?”虞渊眯眼问道。
“我俩如果参战能得到什么?”老蜥蜴干脆地问道。
“你们可以不参与进去,但你们想象一下,要是妖凤斩获了阳脉,并霸占了源血大陆,以后的星海天地,还有没有你们活动的空间?”虞渊轻笑了一声,“这些年来,她孜孜不倦地就是要轰杀星空巨兽,想以妖族、异兽的全新物种,彻底取代你们这个族群。”
“你呢?”老蜥蜴哼道。
“我?”
“你一旦晋升至高,阳神再次引来蜕变,你可能变成第二个泰坦棘龙。你和她的大道是相通的,我知道你封神以后,可能比她还要可怕。”老蜥蜴有些黯然,道:“我们巨兽族群的时代,因老泰坦棘龙的死亡不断没落,这些我都认命了,可求一条活路真就那么难吗?”
“我能养着它,自然也能容忍你们。”虞渊看向了主星所在的位置。
“我需要时间考虑。”老蜥蜴表态。
“没问题。”
虞渊轻轻点头,示意寒域雪熊,灰神鳄、雷蒙兽和三足金乌,落向他的斩龙台。
待这些异兽落定,虞渊道:“灰域内,你们随意出没活动,走不走我都不管。”
第一龍婿 飛翔的鹹魚君
“你想做什么?”溟沌鲲奇道。
“看看有没有可能,让它们的血脉蜕变,促使它们晋升为十级。”虞渊回答道。
此言一出,不论是老蜥蜴和溟沌鲲,亦或者杰西卡、奥卡菲娜,都心神巨震,不敢置信地看了过来。
四头异兽更是鲜血沸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