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玄幻小說 最初進化討論-第一百零七章 班志達之死閲讀

最初進化
小說推薦最初進化最初进化
方林岩凝视了这两个字几秒钟后,然后便环顾四周,就见到周围起了几栋竹木建筑的小楼,还有一处很小的道观,其外部也经过了修饰,看起来就是精美而不奢靡,格调高雅很有情调,生活在这里的人也应该是过得很舒适。
不过,这山谷当中此时也是并不平静,倒伏了好几具尸体,既有道士的,也有喇嘛的,甚至连旁边的小楼也被点燃了一座,火焰还在突突跳动着,还有一座小楼也处于半坍塌状态。
此时正有好几个小道士愁眉苦脸的围在这里打水救火,并且还提心吊胆的打量四周,看样子唯恐突然冒出来一个敌人袭击他们。
方林岩现在很想知道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便沉住气在旁边偷听了一会儿,却发觉这帮小道士口风很严,一个个仿佛闷葫芦似的并不开口。
他只能朝着旁边摸了过去先观察一下这山谷的整体情况,当然顺带也是希望能找一找附近有没有存放丹药的仓库似的,贼不走空嘛,有好处就要占。
结果方林岩在摸到了那一处道观的时候,却发觉这里居然是处于半废弃状态,与周围的木楼相比起来只能用破烂来形容,道观的门廊上堆满了柴薪,大门更是用一把生锈的铜锁给锁住了。
殺豬刀 小說
方林岩在破烂的窗户上张望了一下之后就发现。其余的道观当中供奉的都是老君,三清。
而这个道观里面供奉的只是一个牌位,其上写着一行字:
“先兄吴公讳能之牌位。”
从牌位前方的香炉上看得出来,里面的香灰已经是尘埃密布,并且周围还有不少蛛丝,看得出来这里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人进来了。
这时候,小道士们忽然激动了起来,对着旁边叫嚷着:
“师兄回来了!”
然后便见到了玉清子徐徐的走了回来,看起来无论是风度还是姿容依然是保持得无可挑剔,那一把强横的断剑:牙尊却不知道被他藏在了什么地方。
玉清子环顾了一下四周道:
“宗主呢?”
一个小道士急忙道:
“宗主去追班志达了,不过他老人家本来就受了伤,我现在很担心他老人家啊。”
玉清子眼前一凝道:
“班志达此人平时虽然低调行事,但实力也是非常强悍的,能稳坐金光寺方丈几十年的位置,真的是绝不简单!你们为我护法,我要施展元神御剑术,去助宗主一臂之力!”
玉清子说完之后,立即盘膝坐下,左手引了一记剑指,陡然指天一刺!顿时就见到了其背后飞出了一道剑光,瞬间远扬而去。
而那几名小道士则是立即在玉清子身边围了起来,看他们的站位似乎并不规则,不过仔细看去,却是呈现出北斗七星的形状排列,应该是结出了北斗阵的形态。
见到了这一幕,方林岩也就打消了捡便宜的心思,这几个小道士看起来实力不高,但也只是看起来而已,不要说有足足七个人了,就是同时来三个,估计自己也要夺路而逃。
更何况现在自己底牌尽出,几乎都没有什么保命的道具了,若不是依靠着自己的几个强大的魂珠技能,否则的话直接就转身跑路了。
在这等待的时候,方林岩就打算将阴龙膏,龙泣精华,尸龙元阳这三样东西组合起来,先搞到一点传说度再说,这一点传说度对他此时的意义,就可以额外增加5%的闪避呢。
但是,方林岩旋即就制止了这个想法,能够驻守在这里的道士,肯定是有两把刷子的,这三样东西合成的冥龙之珠万一搞点什么大动静,甚至是光影效果出来,自己岂不是弄巧成拙?
于是他就沉住气继续等待,看看有没有什么便宜可以捡的,结果还不到半盏茶的功夫,就见到了天穹之上,居然一团火球似流星一般的对着这边直撞了下来。
等到即将与地面碰撞的时候,这火球“蓬”的一声,顿时散作漫天火星,不过瞬间就重聚成了一个道人。
这道人的两条眉毛又黑又浓,若两把锋芒毕露的出鞘宝剑,其身材十分高大魁梧,只是站立在那里就已经是威严非常。
可以见到他的左臂上插着一支佛门的独钴杆,半身道袍都已经染满鲜血。
但是,他的右手却提着一个脑袋。
看到了这个脑袋之后,方林岩的瞳孔陡然收缩,因为那个脑袋他认识,并且还在不久之前还与交谈过…….那个脑袋竟然是班志达的!
这个道人竟然斩杀了班志达!
班志达首级的表情也是十分怪异,居然嘴角微微上扬,露出的是一个释然的微笑!仿佛他对死亡并不恐惧,反而是一种求之不得的解脱!
而见到了这个道人之后,其余的小道士都同时拜伏在地,然后同时大声道:
“恭迎宗主!”
大唐掃把星 小說
残王邪爱:医妃火辣辣 虞丘春华
宗主环顾了一下四周,看到了盘坐在了旁边的玉清子,顿时眉头一皱:
“师弟的元神怎么还没回归?”
而他这个皱眉的动作落在方林岩的眼里面,居然有一种双剑交击,火星四溅的错觉!
目睹这一幕之后,方林岩直接就将眼神从这位宗主身上收了回来!这样的强人,哪怕是在无意识当中,都能够在举手投足当中影响周围人的感知神识。
再结合他斩杀班志达的强大能力,几乎可以判断出这位宗主的实力只怕是高得惊人,估计已经到达了本位面凡间的天花板,应该哪怕是唐金蝉在死前也就只达到了这个层面而已。
到了这个层面上,再进一步,那就能跨过仙凡的界限!
自己与这位宗主本来就是敌对关系,若是在注视他的时候略微带了一点敌意,搞不好这种人就能感应到,所以老老实实的闷声大发财吧。
此时具体发生了什么情况,这位宗主估计也是有些一头雾水的,旁边的道童立即上前道:
“宗主,师伯担心您对上了班志达会吃亏,所以就出窍御剑来帮您了。”
宗主似乎想到了什么,微微皱眉,挥手让道童走开之后,便顺手丢掉了班志达的脑袋,在原地负手而立,闭目养神。
大概又过了五分钟,天空当中忽然有一道长虹直飞了回来,投向了盘坐在地的玉清子。
三掌柜 小说
几秒钟之后,他忽然睁开了眼睛,环顾了一下四周之后,目光顿时停留在了旁边的宗主身上。
不知道怎的,在这一瞬间,在旁边偷窥的方林岩觉得玉清子此时的眼神十分复杂,有痛恨,有失望,有惧怕,还有惶恐……好在很快就恢复了平静,并且还主动出声道:
“师兄。”
宗主睁开了眼睛,然后关切的道:
“鉴一(道童名字)说你出窍御剑,要来助我一臂之力,我怎么没见到你?”
玉清子含笑道:
“应该是我追错了路。”
宗主凝视了玉清子一会儿,淡淡的道:
“师弟,你知不知道自己有一个习惯,那就是在说谎的时候,左手的食指总是要屈起来?”
玉清子缓缓的站了起来,苦笑道:
“看来班志达说的都是真的了?”
宗主闭上了眼睛,过了几秒钟之后才道:
“当时果然是你在旁边,他的胡说八道你也信?”
这时候,几名小道童也感觉出来了不大对劲,他们也是擅能察言观色的,纷纷开始朝着旁边闪躲了开去,唯恐被两位大佬冲突的气场给误伤到。
玉清子认真的道:
“我当然是不信的,但是这种事情牵扯到我道德宗的清誉,师兄您难道不应该自证清白吗?”
宗主忽然怒喝道:
“我为何要自证清白?一个邪魔外道血口喷人对我污蔑,我就要回应他,那我还要不要做事,要不要修行!”
玉清子一字一句的道:
“若他指证别的事情,那么当然一笑而过,但是既然这一甲子轮到我们道德宗镇守回天坊!有人说你私藏甘露元胎,你就得必须自证清白,并且越快越好!”
“否则的话,道德宗会沦为天下道门的公敌,师尊,历代祖师上千年积累下来的功德清誉,都将会毁于一旦!”
宗主忽然不说话了,整个空地当中顿时陷入了尴尬的沉默当中。
听到了这两人的对白,方林岩心中顿时大震,他已经差不多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道门苦心积虑缔造了女儿国,修筑出来了回天坊+这一系列的原料产业链之后,应该就从天下的道门当中选择出来了几个大门派,以六十年(一甲子)为期限,分批镇守。
这时候便轮到这道德宗镇守,结果这位宗主估计也是野心勃勃,因此就趁着镇守的机会监守自盗,谋取了回天坊出品的最终产品:“甘露元胎”。
这东西正常情况下,报废率相当高,出产率应该相当稀少,最后也要上贡到五庄观去。
当然,毋庸置疑的是,这东西对于本世界的强者来说,一定也是稀世珍宝,唐金蝉此行的最终目的,应该也是为了此物而来。
在它巨大的吸引力下,这位宗主估计也做了手脚,比如在炼制“甘露元胎”的时候明明成功了,却将之报成了失败,这不就成功瞒下来了吗?
很显然,玉清子好心去增援师兄,结果无意当中听到了班志达被杀之前喝破了宗主的隐秘,顿时心神大震,然后耽搁到现在才回来。
“好厉害的唐金蝉!!”一念及此,方林岩忍不住心生感慨。
很显然,班志达也只是他的一枚棋子而已,哪怕是这枚棋子在被抛弃之前,依然能让道德宗内乱,师兄弟反目!
***
忽然之间,旁边的几名道童同时倒下,他们的生命看起来是在瞬间就离开了躯体,以至于有的人脸上还带着惊恐,有的人脸上还带着疑惑,有的人脸上带着惶恐…….偏偏就没有痛苦。
玉清子见状大喝一声,喝声中带着强烈的悲愤和震怒,然后遽然出剑!
他的那把剑方林岩见识过其威力,根本就不像是剑,更类似于巨斧重锤之类的强横重型武器,那名喇嘛在其手中完全像是个保龄球一样,被砸得到处玩儿似的。
但是这一剑刺到了宗主面前两尺之内,居然发出了“当啷”的一声脆响,然后仿佛磕到了什么东西似的,直接朝着上方弹飞开去!不仅如此,就连这把短剑都发出了凄厉的哀鸣声。
空间悍女:将军,吹灯耕田
然后,这把不到半尺的断剑就砸到了旁边的山壁上,被砸中的地方瞬间就像是挨了一发炮弹似的!在瞬间轰然爆炸,大量的泥土岩石从上面滚滚落下,稀里哗啦的仿佛山崩了一般。
紧接着,玉清子就徐徐歪倒在地,口鼻里面流淌出了大量的鲜血,整个人也开始抽搐了起来。
在一旁偷窥的方林岩心中可以说是骇然无比,因为他甚至都没有见到这名宗主出手,这家伙始终负手而立,淡淡的站在了原地,就正常情况下来说,他用的也应该是剑才对啊。
这时候,玉清子却已经呛咳着惨笑出声:
“玉漱师兄,这就是甘露元胎的力量吗?……居然能让你跨过那一道障壁,掌握最极致的剑术!我之见,就是我之剑!”
方林岩震惊无比:
“我之见就是我之剑?这岂不是代表着被这个家伙看上一眼,就相当于被捅了一剑?这是什么怪物?”
宗主玉漱默然了一会儿道:
“二十年之前,师尊骤然仙去,丢给我一个烂摊子。宗内就再也没有一位能拿得上台面的人物了,青阳宗与我们素来不睦!步步紧逼,处处挑衅,玉冥师弟就是在那时候被暗算的!”
“在这种情况秒,根据我的估算,要不了五年事件,我们非但要从这镇守之位上面被赶下来,更是被被逐出七大宗门的行列。”
“最后,惨遭灭门的天云宗,就是我们道德宗的前车之鉴!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其实根本就没得选,唯一的路就是门中有人在短时间内突破到金丹之境才能守住这一切。”
“说实话,我现在依然不后悔,因为当时我若是做了这件事,那么门中还有一线生机,可若是不做,那么现在道德宗当中搞不好已经是孤坟成片,鬼声啾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