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萬古神帝-第三千四百九十章 兇駭之秘熱推

萬古神帝
小說推薦萬古神帝万古神帝
裁决尊者道:“不是虚天,是凤天。”
“哦?”张若尘道。
裁决尊者道:“凶骇神尊在北泽长城的确是被虚天重创了,但有神秘强者出手,助他逃走。于是,最古怪的事发生了,凶骇神尊在身受重伤的情况下,居然冒险回了命运神山,这才被凤天拿下。”
“凤天的指示有二,一是炼杀凶骇神尊,二是查出凶骇神尊冒险回命运神山的原因。”
张若尘道:“凤天为何不直接搜魂?”
裁决尊者道:“凶骇神尊自斩了部分记忆,以凤天和虚天之能,也无法将那部分记忆恢复。”
很古怪!
凶骇神尊不可能不知道回命运神山很危险,但依旧潜回。
只能说明,命运神山中有某件极为重要的东西,必须取走。或者,有某个重要的真相,必须掩盖。
张若尘笑着摇头,道:“凤天是不灭无量,虚天是天圆无缺者,就算凶骇在神山隐藏了什么珍宝或者秘密,以他们之能都找不出来,我又怎能做到?”
“若尘神尊太谦虚了,你身怀一品神道,天下独此一份。这是凤天和虚天都无法比拟的!”
裁决尊者继而又道:“凤天说了,你若能帮她解开谜团,今后就不用待在过去神宫了,在命运神域可自由行事。”
张若尘道:“世间哪有这么不公平的事?我的条件,是木灵希,是大劫宫那边。”
TL漫畫家與純情編輯的秘密會議
“这恐怕很难办!”裁决尊者道。
张若尘道:“那就请尊者现在去请示,不然我真的无能为力。”
裁决尊者紧紧盯着张若尘,从未见过一个被软禁之人,居然敢和诸天讨价还价。最终,他转身离去,消失在天命司神狱。
张若尘看向一直含笑的天命尊者,道:“请尊者将阵法打开一角,我想和凶骇神尊接触接触。”
天命尊者倒也爽快,直接去启动神阵。
此处的阵法,既有当年生命神尊和吉祥神尊的力量,也有虚天的手笔。
殒神岛主关押过来之后,命运神殿更去请了阎罗太上,布下更深的禁制。
凶骇神尊的确是相当厉害的人物,是冲击诸天的机会,与罗衍大帝和神荼鬼帝在同一层次。
虚天闭关大劫宫的时候,他和凤天执掌命运神殿,各占三分之一的势力。
但,凶骇神尊终究不是殒神岛主,神魂被凤天和虚天抽走了大半。被磨灭了这么多年,精神意志已是非常虚弱。
正是已经磨灭到了这个地步,危险性荡然无存,凤天才令张若尘过来炼化。
张若尘一步步走到凶骇神尊下方。
红色的长毛,宛若数十丈长的瀑布,徐徐飘着,依旧蕴含恐怖的危险性。
寻常神灵沾上,必有厄难。
张若尘探出两根手指,触碰过去。
跟在后面的天命尊者嘴唇动了动,本想阻止,但最终忍住了!
张若尘指尖与红毛接触,顿时一股死气向他涌来,令他皮肤变成红色,向全身蔓延。
“哗!”
神光爆发出来,将所有死气全部冲散。
张若尘引动真理之心,细细感知,顿时,脑海中出现许多前所未见的图景。这些图景,每一个呼吸,都能变化万次以上。
感知到被人窥探记忆和意识,凶骇神尊苏醒过来。
眼眶中,燃烧起两团火焰。
他咯咯的笑了起来,嘶哑而虚弱,道:“好,好得很!”
“师尊,好在何处?”
听到天命尊者的声音,凶骇神尊眼眶中的火焰骤然炽烈,但下一瞬,就又变得暗淡,仿佛要熄灭。
他继续笑,低沉的道:“张若尘此子修成一品神道,又引得命溪倒流,神殿水淹,命运之门倒塌,但凤彩翼和虚风尽居然不杀他,这是注定要养虎为患。哈哈,等着瞧,灭命运神殿的,必是此子。本尊下场虽惨,但能预见他们的下场,实在是高兴得很,高兴得很啊!”
天命尊者也笑了起来,继而,一指点出去,凝成指剑,将凶骇神尊眼眶中的火焰打得熄灭。
他道:“量组织最善挑拨,死到临头,还想借刀杀人,欲引发命运神殿和剑界的争斗,实在可恶。”
张若尘收回手指,道:“尊者果真是明白人,那些异象,与我毫无关系。”
天命尊者道:“神尊可探查到了什么结果?”
张若尘摇了摇头。
天命尊者了然。
连虚天和凤天都没有探查出结果,现在凶骇神尊的记忆和神魂已是十分不全,更不可能有什么结果了!
张若尘的目光,落向镇压在凶骇神尊身上的那些树根,刚刚以真理之心窥探。
“哗!”
张若尘连退三步,双目刺痛,眼前昏黑。
天命尊者露出一道异样的笑意,道:“忘了提醒神尊,世界树不可窥探。”
张若尘视觉逐渐恢复过来,再次向那些树根看去,意味深长的道:“命运神殿的底蕴,真是不可小觑。”
刚才冲击他的那股精神力,虽未达到九天、虚天、太上、星海垂钓者他们那种深不可测如同浩瀚宇宙一般地步,却也如同万千颗恒星落下,张若尘现在的修为,根本接不住。
裁决尊者赶了回来,道:“凤天说,木灵希一直都是自由身,只要她愿意,随时都可离开命运神殿。至于大劫宫那边,她说,是你自己将父亲送到虚天身边,她现在也无能为力。若是还在天命司,倒只是一句话的事!”
这个回复,显然不能让张若尘满意。
裁决尊者道:“凤天的意思是,你若能将凶骇神尊隐藏在命运神山中的秘密找出来,她可以允许你自由出入天运司,翻阅神殿中的所有典籍。”
此事,张若尘曾向凤天提过,但被否决了!
地狱界毁灭了无数大世界,得到数之不尽的典籍,其中有不少藏储在天运司的天守台。
张若尘要悟四象之后的变化,必定是要扩充自己的认知,研习各种道法,集万家之长,成就无极,达至永恒和无限。
否则,就算吞服再多神丹,修炼再多规则神纹,境界也只能锁定在大自在无量之下。
如今来了命运神殿,如此大好机会,岂能放过?
错过天守台,难道要去红尘绝世楼和赤霞飞仙谷?
凤天能做出这样的让步,别说张若尘,就是裁决尊者和天命尊者内心都很震动。
别看天命尊者一副完全不忌惮张若尘的样子,好像根本没有防范他对命运神殿的威胁,实则是因为天命尊者清楚知道自己的位置。
他根本不是张若尘的对手!
就算要杀张若尘,也是虚天和凤天他们考虑的事,轮不到他。
“那我便试试吧,先去凶骇神宫走一遭。”
张若尘率先走出天命司神狱。
其实,张若尘自己对凶骇神尊回命运神殿的原因,亦是好奇得要命。到底是什么,可以让一位接近诸天的存在,冒死亡风险涉足险境?
……
天命司神殿。
天命尊者没有跟去凶骇神宫,而是坐在神座上沉思,脑海中,不断推演之前张若尘和裁决尊者的那一战。
这一战,着实是惊到了他。
“命运神殿最可能斩张若尘的,必是凤天。但现在看来,凤天的态度有些耐人寻味啊!到底是什么原因,凤天不直接夺取地鼎,自己炼杀凶骇?”
“难道那些谣言,竟有几分真不成?”
天命尊者立即失笑摇头,修为达至凤天那种层次,心念何等坚定,再说“死亡”称号,岂是虚名?
怎可能对一个小辈动情?
“莫非地鼎只有张若尘才能运用……”
天命尊者一念至此,还未来得及继续深思,殿外响起一道悦耳的声音:“明雅拜见师尊!”
“进来吧!”
蝉明雅,是天命尊者最为得意的弟子,出生修罗族,已修行五个元会。
她似双十年纪,容易极为貌美清纯,肌肤如仙玉冰晶,一缕缕混元之气缭绕身周,双眸清澈,唇锋红润性感,给人一种半仙半妖的奇异美感。
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汇聚在身,时刻变化着。
天命尊者眼中浮现异彩,道:“你破了无量境?”
“千载冲境,不负师尊栽培。”
蝉明雅躬身行礼,但,只是微微倾了身姿而已,已有了神尊的傲态。
天命尊者道:“破无量,居然没有引发天地感应。”
蝉明雅道:“弟子遭遇颇为特殊,误闯了无色界,是在那里破境,险死还生才逃了出来。”
显然是不愿将自己的隐秘告诉天命尊者,她岔开话题,立即问道:“师祖真是量尊?”
天命尊者知晓自己这个弟子翅膀硬了,已经开始不受控制,道:“你师祖的确很看好你,给予了你许多帮助。但,现在必须与他划清界限了!凤天和虚天那边,你若解释不清楚,无法自证清白,会很麻烦。”
蝉明雅眼中露出一道慌乱之色,担忧的道:“还请师尊指条明路,若被搜魂,弟子此生将无望大自在无量。”
天命尊者要的就是这个效果,道:“现在天命司,还有另一大危机。你可知张若尘就在命运神山?”
“他会是天命司的危机?”蝉明雅道。
天命尊者道:“张若尘已经拥有击败裁决尊者的实力,而且凤天很器重他。”
“师尊要弟子怎么做?”蝉明雅道。
天命尊者道:“你想化解你自己身上的危机,得从张若尘那里寻找机会。天命司也需要你牺牲的一些东西,换取未来的安宁。你是弃天的师尊,有了这层关系,应该更容易亲近。”
“师尊想要弟子做无月?”蝉明雅道。
天命尊者道:“你若见过他,就会明白无月为何做出那样的选择。去见见吧,他在凶骇神宫!”
“弟子明白了!”
蝉明雅转身,一双又长又直的玉腿在裙中若隐若现,向神殿外行去,眼神逐渐变得幽邃,眼下的卧蚕流动荧光,暗含意味深长的邪异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