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萬古神帝 愛下-第三千四百九十三章 被鳳天撞見了分享

萬古神帝
小說推薦萬古神帝万古神帝
天地规则的改变,让这些曾经只能躲在离恨天的古之强者残魂彻底疯狂,争先恐后降临真实世界。
这让张若尘内心沉重!
因为,他们越是疯狂,越是急切,便越说明量劫是真的快要到来,留给他们修炼、变强、重回巅峰的时间已经不多。
就像山火在森林中蔓延,动物们都要拼命向前跑。
跑的快的,冲在前面的,才有活命的机会。
噬魂灯的上一代器灵“熄盏”,能够与第二儒祖一较高下。
新生器灵,能够列入诸天。
世间没有第二件神器,可以连续孕育出如此强大的灵。
这一切,无疑是说明,在噬魂、夺魂之法上,噬魂灯有别的神器或修士无法比拟的优势,是先天之道,是它修炼和成长的大道。正是它这般无与伦比的特殊性,才让它有十足信心,在真实世界将张若尘夺舍,并且瞒过天地。
与其说是夺舍,不如说,是将张若尘的神魂吸收,化为自身魂力的一部分。
“哧哧!”
张若尘的神魂,完全被火焰包裹。
神魂念头不断被抽离,燃烧,火焰随之壮大,散发出来的热量更加惊人。
“唰!唰!唰……”
张若尘的神魂中,释放出剑魂和剑魄,攻伐出去。
火焰交织成网,将所有剑魂和剑魄缠绕,以柔克刚,重新压制。
张若尘道:“天地规则就算真的发生了巨变,对你们这些本该消逝之人,束缚减少,但你夺舍蝉明雅才多久,还没有完全隐藏住自身的气息,与新体融会贯通,真能避开天地的感知吗?”
火焰中,响起蝉明雅的动听声音:“量劫就要降临,天地的意志不再是绝对的秩序,而是绝对的混乱。”
继而,火焰又变成另一道声音,是张若尘的声音:“天地想要盛世,所以有了秩序。天地想要末日,秩序率先崩坏。唯有与天同齐的强者,可以无视秩序和混乱,在量劫中生存下来,活到新纪元。”
“你我一起,在这末日中疯狂一回吧!”
张若尘沉默半晌,道:“我认为,我自己去迎接量劫,直面末日的大恐怖,会更有趣一些,不需要化为你的一部分。”
“你说什么?”
火焰的声音,变得冰冷。
“轰!”
张若尘腹下玄胎,猛烈震荡。
本是印在张若尘玄胎处的符印,被始祖规则击穿,撕裂而开。
始祖神气随之汹涌喷薄,冲击在张若尘神魂和火焰魂团之上。
开心果儿 小说
“这是……始祖的力量……”
笼罩张若尘神魂的火焰,被冲得支离破碎,化为成百上千小团,向四方飞去。
熄盏的残魂,在离恨天多年修炼,吞噬了不少魂灵,本是已经变得非常强大,不输大自在无量。
但,它为了不惊动凤天,直接神魂离开躯体,进入了张若尘的身体。
被始祖神气这么一冲击,自然遭受重创。
张若尘岂会给它重凝神魂的机会,直接唤出定魂针,飞入体内,化为一根通天神柱。
那些火焰魂团,有的被定住,有的被无形的力量拉扯,围绕定魂针旋转飞行。
熄盏扛住了始祖神气,没有被磨灭殆尽,密密麻麻的火焰魂团中,响起沉混的声音:“你若还能再引动一次不动明王大尊的力量,本座死在这里也认了!若你技止于此,今日就有一场好斗了!这里是你的肉身,无论输赢,你的肉身都将毁掉。”
“是吗?我看不见得。”
太极四象图印在张若尘体内显化出来,悬浮在定魂针上方,如磨盘一般,不断压下。
张若尘的神魂,出现到太极四象图印的中心,道:“你不是想吞噬我的神魂,借我的肉身,证始祖道?巧了,我正思考着,冲击乾坤无量巅峰太难,修炼一念定乾坤的精神力遥不可及,你却主动送上门来。你的一身魂力和悟道成果,我笑纳了!”
太极四象图印压下去,将火焰魂团不断碾碎,继而,被拉扯进太阳、太阴、少阳、少阴。
三万个轮回周天后,熄盏的意识被磨灭,魂力如同泉水一般,滋补张若尘的神魂。
海量的修炼感悟,不断进入张若尘意识海。
每一个刹那,张若尘对天地诸道的认识都在提升。
这是境界的直接提升!
“难怪龙主曾说,这些古之强者的降临,是千载难逢的大机缘,可视为绝世神药,猎之,吸收他们的道果,可以节约数万年,甚至一个元会的苦修。”
正常情况下,张若尘要达到大自在无量,需要感悟积累数十万年。
此刻,他暗暗推算,若将熄盏的残魂完全炼化吸收,的确有可能省去一个元会的修炼时间。
这是天地规则没有改变前的那些无量,难以想象的机缘。
那个时候,他们想要在离恨天狩猎到古之残魂,犹如大海捞针,甚至还要冒生命之险。
而这个时代,这些降临真实世界的古之强者为了快速提升实力,简直就是主动送上门。
不得不说,他们很太可悲,生前本是盖绝一个时代的传奇,可万古留英名。残魂在后世,却只能沦为猎物、神药,供后世修士享用。
便是强如碲,能够真身来到这个时代,也被分尸,威风扫地。
能够避开当世诸天的感知,无声无息降临,融入这个时代的古之强者,终究只是少数。
属于他们的时代,早已过去。
尝到甜头的张若尘,心中开始思考,要不要以自身为饵,专门钓这些古之强者的残魂和夺舍者。毕竟这些人有明显的弱点,一个个都急切的渴望迅速变强,也渴望重回巅峰。
但夺舍者的肉身,肯定不如他们的前世,对他们的上限是巨大束缚。
想了想,张若尘觉得不靠谱。
毕竟不是每一个古之强者的残魂都是熄盏。
如果说,那些古之强者在离恨天夺舍成功的概率是十分之一,那么再到真实世界,夺舍成功张若尘的概率,怕是不足万分之一。
火焰魂团不断湮灭。
其中一个较大的魂团,凝化成蝉明雅的模样,恭敬的跪下,深深叩首,凄楚的道:“若尘神尊,且留一条生路。”
異界豔修
张若尘讶然。
她的神魂竟还独立存在?
“哗!”
真理之心的力量,在张若尘体内蔓延出来,将貌似蝉明雅的魂团包裹。
的确属于蝉明雅,不是熄盏伪装。
蝉明雅的神魂抬起头,楚楚可怜的道:“熄盏虽然将我的神魂吞噬,但并未来得及完全炼化,便匆忙赶回命运神山。这一点,若尘神尊无需担心!”
蝉明雅的精神意志,显然出了大问题。
天价傻妃要爬墙 小说
哪有半分神尊的样子,简直就是一个没有锐气的弱女子,与人间少女遭受生死磨难后的模样没有区别。
在她眼中,张若尘只看到了恐惧、无助、哀求,还有强烈的希望,甚至还有对张若尘的崇拜。
张若尘实在受不了一位神尊用这样的眼神看着自己。
蝉明雅眼神黯然,道:“我知神尊很想连同明雅的神魂一起炼化,这样会省去许多麻烦……”
当然能省去许多麻烦。
至少张若尘取走吉祥如意内部的青铜鼎,就能少一个人知晓。
“你不会是明知我这人吃软不吃硬,故意装作这般柔柔弱弱的模样吧?”张若尘道。
蝉明雅一双大眼睛,仿佛蕴含了无数委屈,就这么直勾勾看着张若尘,加上她那清纯得宛若少女的模样,实在是让张若尘很难辣手摧花。
熄盏的神魂太强了,张若尘没有冒险去搜它的魂,而是直接炼化。
现在,只能从蝉明雅这里,了解信息。
蝉明雅低声道:“若尘神尊若想搜魂,或者炼化,就请动手吧!无论怎么说,我都是不会怨你的,毕竟是你杀死了熄盏,为我报了仇。明雅不用带着遗憾和怨恨消失在世间了!”
“不管你是装的,还是真的,我都算你厉害了!你这样,我是真下不了手!”
张若尘以太极四象图暂时封住蝉明雅神魂的感知,真身的双目睁开,以最快的速度,将青铜鼎从吉祥如意中取出,藏进麒麟拳套的内空间。
还未等他推开挂在身上的蝉明雅,上方,光明炽亮,将黑暗的命溪之水照亮。
凤天出现在上方数十丈外,一对凤凰羽翼展开,绚烂夺目,瑰丽鲜艳,满是嫌弃之色的道:“本天好像出现的不是时候!”
张若尘推了推蝉明雅,失败后,只得先将她的神魂从体内放出。
魂光冲入蝉明雅体内,真身的双眸这才恢复神采,主动将挂在张若尘脖子上的手臂,还有伸在衣袍中的手取出,羞涩的退到一旁,俏脸通红。
张若尘看得怔住,你是神尊好不好,不要这么演行不行?
你这样演,我怎么解释?
“凤天……”
墨九少 小說
张若尘看向上方,才说出了这么两个字,手中的吉祥如意,已是消失。
光芒快速退去,凤天消失在上方。
只余一道冰冷的声音:“收拾好自己,来死亡神宫见我。”
张若尘低头看了看散开的衣袍,正叹息一声。
待虹人
却见,蝉明雅从水中找来飘走的腰带,为他系上,且时而眼波涟涟的偷偷看他神情。
更重要的是,她身上只穿一层抹胸裘衣,大片大片的肌肤无遮。
完了,彻底说不清楚了!
在凤天那里,他张若尘还能强硬得起来吗?得被鄙视成什么样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