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人世見》-第四百六十七章 世間無神佛!推薦

人世見
小說推薦人世見人世见
云白小绣对面的茶楼,一大早老掌柜推开门,刚伸了半个懒腰就愣住了,看向对面一脸愕然,还下意识嗅了嗅。
天山牧场 小说
早晨的清新空气中,他问道了一股浓郁的花香,老掌柜还没有老得分辨不清事物,那分明就是梅花的香味。
问题是不对啊,如今都晚春了,梅花根本就不是这个季节开放的!
‘老夫绝对没有闻错,就是梅花的香味,还是从对面云白小绣后院飘出来的……’
心头这么想着,茶楼老掌柜转身问早起忙碌的小二道:“小林,你过来闻一下,是不是能闻到梅花的香味”
擦拭桌椅的小林闻言,虽然搞不懂掌柜的为什么这样说,但还是放下手中的活儿依言过来照做,别说,他也闻到了梅花的香味。
“额,掌柜的,这花香,似乎很正常,但我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小林挠挠头道。
老掌柜敲了一下他的脑袋说:“当然不对了,梅花根本不是这个季节开放的”
“对对对,就是这个地方不对,而且这花香根本不是脂粉味,是正常花香,我偶尔去红浪漫,那里的小娘子身上梅花味的脂粉根本不是这样”,小林恍然道,还列出了证据说明。
老掌柜沉吟片刻,瞪眼道:“你小小年纪就往红浪漫跑?你还这么年轻,还没成家,就这样乱来,存得了钱吗?以后还如何娶媳妇……”
“掌柜的,小的错了,以后再也不敢去了”,在掌柜的絮絮叨叨中,小林顿时告饶。
云白小绣后面传出的梅花香太明显了,以至于一大清早陆陆续续的吸引了不少人驻足,这事儿有点稀奇,毕竟梅花不是这个季节开放的。
人们好奇归好奇,却没做出什么因为好奇就私闯民宅的无礼举动来,一开始是这样,不过若是消息传开就不一定了,总会有人因为好奇想一探究竟的。
云白小绣后院中,这已经是云景来到怒江城的地十二天了,一大早他坐在梅花树下无心看书,手拿书本,视线却有些飘忽。
梅花树碗口粗,四五米高,白芷告诉他,在买下这栋小楼的时候就有梅花树了,白芷并没有挖掉,而是保留了下来。
这个季节并非梅花开放的时候,可此时偏偏花开满树,粉色的花瓣开的娇艳,与翠绿的树叶交相辉映,满园生香。
之所以梅树会在这个季节开花,是因为云景在小院中布置了聚灵阵,在灵气的滋养下,梅树焕发第二春。
这些都不是重点,云景也无心欣赏梅树开花的景色,而是在默默吸收源源不断汇聚而来的灵气滋养己身。
本来嘛,云景吸收灵气平常是不需要布置聚灵阵的,把念力范围内的灵气吸收一空完事儿,然而如今居然布置了聚灵阵,别问,问就是感觉身体被掏空……
其实没那么夸张,以他的体质,怎么可能短短十来天就被掏空了不是,大部分是心理原因,反正云景就觉得自己需要‘补一补’。
这十多天以来,他一直都住在白芷这里,白天和白芷四处游玩,晚上相拥一起,难免运动一番。
二货王妃斗王爷
咳咳,白芷是练武的,身材好,柔韧性好,啥高难度都能轻松胜任,那什么,一开始还是云景主动,可渐渐的,居然变成了白芷主动了。
然后吧,也不知道哪天开始,云景鬼使神差的布置了聚灵阵,没事儿就待在阵中,问就是安心学习。
“原来前世那些已婚人士说的都是真的,婚后女人比男人更主动,其实这样也不错,可是……”,思绪飘忽的云景心头在琢磨这个。
所谓的可是,是他突然想到,女人主动可不是一时的,未来几年几十年都主动,如此一想,是不是有点让人‘毛骨悚然’?
难怪,难怪都说男人上了三十,经常保温杯里泡枸杞。
在云景‘胡思乱想’的时候,白芷无比纠结的走来,没有靠近,甚至还停在了足足三米开外,她语气复杂的开口道:“官人……官人?”
“小白,你这是?”被唤回注意力的云景看向远远站着的白芷愕然问。
白芷低头道:“官人,妾身这几天不能靠近你,也不能再服侍你了,对不起,我……”
云景瞬间就懂了,沉吟道:“那个来了?”
“嗯”,白芷点点头,然后又道:“官人,这几天妾身脏,不能靠近你了,还得尽量远离你,对不起”
此时的白芷心头分外复杂,一来是因为天葵原因暂时不能和云景在一起照顾他服侍他了,再一个嘛,则是她们那么多次,也没什么保护措施,来天葵,意味着没有‘中标’。
她不知道该失落还是庆幸,但更多的是忐忑,作为女人,若是无法为自家男人延续后代,那种后果,在这个时代,本身就是妾这种身份,可想而知白芷有多么纠结。
云景倒是没想那么多,他俩在一起也就十多天而已,没中招很正常,这会儿吧,云景心头居然莫名其妙的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放下书籍,云景迈步过去笑道:“我当什么事儿,小白不必如此,为夫理解,这几天多吃些滋补的,别碰冷水,好好休息……”
边走过去云景一边用所谓的‘经验’关切道。
哪儿知白芷像是受惊的兔子般赶紧往后退拉开双方距离摇头道:“官人别过来!”
“小白你这……”,云景真的愣住了,她反应为何会如此激烈?不至于吧,女孩子正常的生理反应而已,不应该正是需要呵护的时候吗。
见云景一脸愕然,白芷忐忑道:“官人,求求你,别过来好不好,妾身这几天身上脏,你若是过来,会给你带去厄运的,求你了好不好,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以身試愛:總裁一抱雙喜
原来是这么回事,云景明白了。
这个时代的女人,视天葵为‘妖魔’,觉得那是世间最肮脏的东西,在这种情况下,认为会给身边的人带去厄运,所以这段时间会想方设法的远离身边的人,别说睡在一起了,就连日常生活中都尽量远离不会接触。
在云景看来,这种心态是‘封建迷信’,可这个时代的人却深信不疑,别说女人了,就连男人,都会尽量远离生理期的女性,再漂亮的女人在这种时候都会被大多数男人嫌弃。
想明白后,云景道:“好好好,我不过去就是”
“嗯,官人,那我回屋去了,对不起,这几天不能陪你了,我等下搬出去住,好了再回来”,白芷轻轻后退道。
云景赶紧说:“别,我明白小白你的意思,你若搬出去住,和为夫将你赶出家门有什么区别,那我成什么了?所以你只管安心,我搬出去住吧”
在云景前世看来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这个时代的人却避之如妖魔,虽然他很想说没必要这样,可这个世界的普世习俗他觉得还是遵守一下的好,毕竟看白芷的反应,自己不在意她也不会同意的,搞不好还会给她造成‘心理阴影’,比如她总觉得给云景带去厄运了,一直都惶恐不安,那日子还怎么过?
以往云景没有留意过这些,如今想想的话,这种情况无处不在,就比如村里的很多妇女,一个月总有几天是单独住一边的……
“官人呀,怎么能让你搬出去住,那样妾身成什么了,被打死都活该的,还是我搬出去住吧,求你了”,白芷哀求道。
云景心头纠结,想了想拿出一家之主的姿态道:“不如这样,你还是住原来的屋子,我住门面楼上的阁楼怎么样?听话”
“那好吧……”,见云景一脸认真,白芷不再坚持。
笑了笑,云景说:“这就对了,小白你去休息吧,我等下让小宋去听涛阁买一些吃的来,这几天都这样,你就不用忙活了”
白芷乖乖听话,实际上她也有些如释重负,生怕云景嫌弃之下离去,毕竟如今云景还在去州府赶考的路上。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云景和白芷过上了分居的生活,‘美好的纠结心情’也不再纠结了,于是放下‘心事’安心看书学习。
这几天时间中,因为院子里的梅花开得艳丽,店铺周围好奇之人越来越多了,反正也不纠结某些东西了,于是云景干脆把聚灵阵撤掉,盛开的梅花处理,渐渐的这次平息了下去。
奶油 獅 主題 曲
关于游笑自首被关进大牢的事情云景早就已经知道,对此并没有什么意外,实际上如果游笑不这样自觉,云景也不介意花点功夫让他吃点苦头,最终结果都一样。
其次,这段时间漓江内出了异兽的小心早已广泛传播,不知道吸引了多少人来,漓江边上如今到处都是人在寻找异兽踪迹,都想大展身手扬名立万,可惜,始终没有人能找到异兽的踪迹。
那天怒江城脱颖而出的五个青年才俊,听消息说他们也会在近期结伴启程前往州府进行再次角逐。
随着时间的推移,大离王朝的举人试也在一点点接近,不过还有几个月时间,真正考试的时候绝对会在四大才子之争之后去了,对于云景来说,时间还很充足。
几天的分居生活后,估计是处于心头的‘亏欠’,想要补偿一下云景,总之再次同居后的白芷很是主动热情,以至于云景居然都有点‘害怕’了……
又是一天清晨,云景揉着腰子走出门来,看着天边升起的朝阳,他脑海中猛然蹦出一个念头,这样下去不行!
“为什么明明是每个男人都梦寐以求的事情,偏偏会变得让人感到‘畏惧’呢?”
心念闪烁,云景觉得是时候重新启程前往州府赶考了,温柔乡英雄冢啊,人要学会克制,色字头上一把刀,刀刀无形斩在致命处。
启程继续去赶考,这是正事,和白芷提及,她没有丝毫异议,反而还怕耽误了云景的正事儿呢。
本来云景还怕冷落了她,提出若是白芷有意的话,可以一同去州府,哪知白芷却是拒绝了,理由很充分,说如果自己跟着去的话,云景恐怕就无心学习科举了,若是耽误了云景前途,她的罪过可就大了。
所以,白芷会依旧留在怒江城,在这里等云景。
离愁别绪总是让人伤感的,尤其是他们这对‘新婚燕尔’的小夫妻,分别那天,白芷足足把云景送出了三十里,整得云景都不想走了,最后还是一狠心转身离去,说好了每隔十天半月就抽时间来聚聚,反正会飞,方便得很。
送别云景后,白芷怀揣着空落落的心情回到怒江城,面对空空荡荡的院子,想到和云景相处的画面,如今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一时之间觉得孤独落寞。
这样的心情纵使小姐妹来找她都没能消除多少。
前段时间,漓江里面出了异兽,又是青年才俊角逐,在这些引人注目的事情面前,白芷的小姐妹没空来找她,于是错过了见一见白芷心上人云景的机会,倒是让白芷的小姐妹们好一通郁闷。
白芷的小姐妹们和她聊天中,除了提及近来发生的事情外,还说了一件人们广为流传的事情,说的是一个很倒霉的人,先天初期,称得上高手了,被一个先天中期追杀,险死还生的局面,后面阴差阳错的,追杀倒霉蛋的那个先天中期强者被跑出来的仇家暗算,弥留之际,居然和倒霉蛋和解,把一身修为都传给了倒霉蛋,要求是让对方帮忙报仇,还发下了毒誓。
末世神魔录
关于这个消息,白芷心头也只是偶然闪过那天和云景一起的时候看到的杨峰身影,仅仅只是评价了一句够离奇的,就没有更多关注了。
无心江湖的她,与其想那么多,更加怀念和云景在一起的日子……
那个倒霉蛋的确是杨峰,他那天被先天中期高手盯上追杀,一段时间下来,险死还生,最后追杀他的人被仇家暗算,将死的时候,那人把修为传给了杨峰,还帮杨峰打开了一些穴窍,更是帮杨峰把先天真气凝练成了真元。
至此,杨峰阴差阳错的就成就了先天中期,然而他的日子依旧没能消停,毕竟那老头的仇家如今成为了他的仇家!
也不知道杨峰是运气好呢还是运气不好,没一天消停日子过……
和白芷分开后,毕竟一同生活了那么久,双方那么多的第一次环绕在脑海中,云景一时之间有些不适应。
牛车上,提不起心情的云景连书都看不进去,很多时候都在发呆。
“人世间的情谊才是无价的,难舍难离很正常,再理智的人,只要还有作为人的那份情感,面对这种事情都不可能一下子走出来适应”
尽管一再开解自己,可云景还是短时间提不起心情。
怒江城到江州州府只有几百里距离,因为在怒江城耽误了半个多月时间,是以接下来云景的路线就要做出相应调整了,这些小事儿自有宋岩去安排。
江州州府不在漓江的另一边,是以不需要过江,而且在那段水势凶猛的江段也没有渡船和桥梁可以过河,当然,即使想要过江,对云景他们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儿。
沿着官道前行,云景心头也是空落落的,纵使多的是人来人往为了异兽而来奔波的江湖中人,也让他提不起兴致。
和白芷分开一天后,云景这才稍微适应,恢复平静心情投入了看书学习之中。
兴许是阴差阳错吧,在云景离开怒江城的第三天,闲不住的苏小叶生拉硬拽,把她爹苏猎户蛊惑出来了,欲往漓江寻找异兽踪迹。
倒不是说苏小叶想要当众猎杀异兽人前显圣扬名立万,纯粹是觉得好玩为了凑热闹,这点自知之明她和苏猎户都是有的,异兽是那么好杀的吗?估计人家一个喷嚏父女俩就没了。
当父亲的,苏猎户不放心女儿乱跑,只能捏着鼻子跟来了。
总归来说,那种火星撞地球的修罗场并没有发生在云景身上,当然,云景也不知道苏小叶父女俩会被异兽吸引来。
值得一提的是,天气逐渐转暖了,每当晴空万里的天气,苏小叶都喜欢带着一个柳枝编制的绿色帽子,有时候还点缀些花朵,问自家老爹好不好看。
“爹爹,我们去哪儿找异兽呀?听说是一条巨蟒,很大一条,最开始就出现在这个地方”,怒江城外望涛亭不远处,身背折叠长枪的苏小叶望着波涛汹涌的漓江兴致勃勃道。
她一头乌黑的头发扎成干练的马尾,头上戴着柳条编制的帽子,皮肤不是寻常女子那种娇弱白质细嫩,而是偏向小麦色,长相甜美的她灵动跳脱,像是一只永远都闲不下来的小野猫。
到底还没彻底张开,苏小叶身段没有白芷那么丰盈,也没白芷‘大’,嗯,差远了,一身银色皮甲勾勒出少女元气满满的活力身姿,整个人显得英气十足。
苏小叶好奇的打量着漓江,望涛亭内多的是为了异兽而来的江湖客,鱼龙混杂,她就没往那边凑。
苏猎户两米二三的恐怖身高,走横练路线的他一身爆炸般肌肉黝黑发亮,满脸大胡子显得凶神恶煞,如今先天境界的他肩抗门板一样的大刀,往哪儿一站就无比唬人,眼神一扫,那些偷偷打量苏小叶的家伙就浑身一颤转移了视线。
在苏猎户身边,苏小叶娇小得宛如小鸡仔似得,压根没人相信她俩居然是亲父女,人们严重怀疑苏猎户是恶人,甚至都有人在暗搓搓琢磨要不要解救苏小叶了,前提是苏小叶那一声爹爹叫出口之前……
“你还真想找异兽啊,就你这小胳膊小腿的,还不够异兽塞牙缝,听爹一句劝,咱回家去吧,别参合了”,苏猎户无语道。
这才刚来此地呢,苏猎户就明显感觉到好几个人修为不弱于自己了,天知道为了异兽而来的江湖中人有多少卧虎藏龙的?
以自家闺女跳脱的性子,万一引发争端,苏猎户觉得,自己体格再大也恐怕顶不住啊。
“不嘛爹爹,难得出来一趟,就这么回去多没意思啊,而且过两年我嫁给景哥哥了,就很少有这种自由的机会啦”,苏小叶撒娇道。
出都出来了,没玩够就回去?
没门!
一想到好不容易养大的女儿要嫁人苏猎户心头就堵得慌,又想到女儿将来相夫教子再不能这么快乐,苏猎户一下子就心软了,道:“那咱可说好,玩归玩,但你可不能给我惹事儿,否则我就把你打晕了带回去用链子拴起来,打死都不让你再出来乱跑了!”
“行,就这么说定了,爹爹最好啦”,苏小叶撒娇道,心头哼哼说爹爹你舍得吗,再则,一般的链子栓得住我?
就知道她没听进去,苏猎户也是无奈,道:“走吧,去别处看看,这里要有异兽早被人发现了”
“说的也是,看看那些个人,不时一个猛子扎江里,估摸着这段水下都被摸清楚了,我们去别处看看”,苏小叶深以为然道。
说走就走,父女俩转身离去。
然而没走多久,他们前方就出现了一个年轻剑客拦路,对方警惕的看了苏猎户一眼,对苏小叶道:“这位姑娘,你可是遇到了恶人?若是被威胁了就眨眨眼,不用怕,朗朗乾坤光天化日,我辈江湖义士,岂容恶人劫持女子而无动于衷”
不待苏猎户开口,苏小叶就挥挥手道:“你谁呀,走开啦,这是我爹,才不是恶人呢,而且我警告你,别打我主意,我从小就许了人家了,夫君是读书人,有功名的,师承来头很大,你若敢乱起心思,小心我夫君收拾你!”
年轻剑客:“……”
被伶牙俐齿的苏小叶说得不知道如何开口,顿时脸色一红,尴尬的笑了笑拱手灰溜溜走开。
他的确有些心思的,但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苏小叶当场掐死……
对方走后,苏小叶对苏猎户道:“爹爹,我这样说没错吧?”
“这就对了,咱出门在外,遇到类似情况,就得第一时间告知这些,你景哥哥是读书人,江湖中人轻易不会招惹,能减少很多麻烦”,苏猎户点头道。
笑了笑,苏小叶想了想说:“可万一要是遇到那种不计后果的人呢?”
“咱父女俩是吃素的吗?再则,你景哥哥的师父,如今官拜正四品,天子眼中的红人,万一遇到棘手情况,跑官府去求助,谁还不卖个面子?”苏猎户咧嘴道,别看他长得五大三粗,心思却是细腻得很,有后台靠山,遇事儿非要硬抗,他傻啊。
一家人的事情,何必见外?
“说的也是,还是爹爹看得通透”,苏小叶深以为然道。
“要不我是你爹呢”
“那我们接下来去哪儿?往上游去还是往下游去?上游是江州,下游……是哪儿来着?”
“去上游吧,好久没去大城市了,找不到异兽去大城市逛逛也好,也是时候开始给你准备一些嫁妆了”
“哎呀,爹爹说这些干啥呀,行,咱就往上游去……”
另一边,这天云景和宋岩主仆二人中午时分来到了一个有意思的地方。
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可偏偏在一座环境优美的山头上坐落这一片面积不小的建筑院落。
有意思的地方在于,居然有很多人拖家带口的跑去山上那个院落,无一不是面色虔诚。
远远看向山上的院落,云景目光闪烁微微皱起了眉头。
在他的观察下,那座山上的院落,有点类似于寺庙道观的意思,其中供奉的也不知道是个什么存在,去的人们都是‘烧香拜佛’的,那个地方可谓‘香火旺盛’了。
可问题在于,云景也称得上学富五车了,与神话境的夫子乃至逍遥境的刘能都交流过,纵观历史,这个世界上从来不曾有神佛之类的记载,所以道观寺庙之类的也是不存在的!
就云景所知,这个世界的人们,供奉的是先贤,祭拜的是先祖,如此一来,那些去山上烧香祈福之人的意义何在?
在家就能祭拜供奉先贤先祖了啊,何必专门跑来这里?
尤其是人们还一脸虔诚甚至狂热的样子,在云景看来,就更被洗脑了没什么区别,这才是引起他关注的地方所在。
“这个地方有问题”云景心头下意识的出现这个念头,就好似当初遇到的那伙人奸组织一样,近乎本能的就感到排斥厌恶!
宋岩留意到云景眉头微皱一直盯着那个方向看,巡视周围,不禁好奇问:“少爷你在看什么?”
收回视线,云景沉吟道:“小宋,放缓速度,你去前面打听一下,那些人为什么会来这个地方烧香祈福,务必详细一些”
“好的少爷”,见云景一脸认真,宋岩回答一声立刻前去。
而云景,则是在宋岩前去打听的时候,远远的观察那个山头的建筑以及人们,随着了解得越多,他的眉头也就皱得跟深了。
人们的确是去烧香祈福的,那处山头上的建筑内,宗=教气氛很浓……
在此之前,云景从未见过这样的情况,听都没听说过,甚至他看过无数地方介绍风土人情的书籍都不曾有类似情况的记载!
……